日  星期

倾听秋语(原创)

来源: 华阴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20-11-04  浏览数:

      我不知道,我为什么会在季节的岸边站立了那么久,似乎有一种期待,一种渴盼,让我久久不能释怀。
      空气中充满了湿润沁腹的芳香,仿佛是一场雨拉开了秋的帷幕,又好像是一阵风带来了秋的消息。酷热的夏天,像一个顽皮的孩子,渐渐的累了,渐渐的悄无声息地溜走了。
      街头的橱窗里挂满了新上市的秋裙,时尚的女子已经穿上了长长的靴子,季节开始更替。秋,似乎已经打点好了行装,正向我幽幽地走来,仰起头,我好像听见了秋的声音。
      季节是有声音的吗?我从来没有用心听过,我只是习惯了从街头的橱窗里感悟季节的变换。
      我不知道秋,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声音,将自己的身体,在天地间渐渐地铺展开来的,我也没有看见秋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姿势,忽然间优雅地爬满了山坡。
      有朋友说,他闲暇的时候常去听山。我突然被他的话语打动。“听山”多么美妙的词语。我可以想象出他听山时那种心情,那种心境。
      我常去爬山,可我从来没有听过山。山会说话吗?山有语言吗?如果有,那我们是否也可以用一种聆听的方式去寻找秋的语言?
      我无法想象站在城市的高楼间,如何能听见季节变换的脚步。城市,只能看见季节的流动,无法感知季节鲜活的脉搏。稠密的人群,林立的高楼,没有了树木生长的土地,听不见了花开花落,看不见了草盛草衰,更无法用心去聆听季节的私语。
      小时候读峻青的散文《秋色赋》,便对秋有了美好的向往,那时候不知道乡下的秋色有多么美丽,总是不由的跟着书本里的描写,一步步的在脑海里勾勒着关于秋的丰收的景象,想象着秋是一个快乐、喜悦、和满足的季节。
      长大以后读古诗,古诗里充满了对秋的悲愁与凄凉。“谁家秋院无风入?何处秋窗无雨声?罗衾不奈秋风力,残漏声催秋雨急。”“秋花惨淡秋草黄,耿耿秋灯秋夜长。已觉秋窗秋不尽,那堪风雨助凄凉!”。这样的诗看的多了,又正值青春少年,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年龄。于是,便学会了把所有的伤感与失落,都与这个季节联系起来,仿佛秋就是所有的不快乐与忧郁的根源。
       这些日子,我终于有机会在秋天里,一次次地走进深山。我把我的心坐在秋风里,我把我的耳朵挂在树梢上,我想更真切的去聆听山言,倾听秋语。
       我用一个虔诚的姿势在山里行走,我收集着所有关于秋的信息。河沟里流动的溪水,草丛里繁盛的黄菊,田埂间耕耘的背影,麦垛后羞涩的眼神,屋檐上的玉米棒,野地里的柿子树,好像都在用一种声音告诉我,秋,就是以这样一种蓬勃向上的力量,真实而诗意的存在着。
       或许也有落叶的时候,那不过是季节变换的前奏。秋给了大地最丰盛的果实后,她也将黯然退场。
       没有永远辉煌的演出,退场后等待的将会是下一个更光彩的亮相。秋没有遗憾,秋没有退缩,她不过是去幕后,酝酿一个更大的丰收而已。
       季节在时光里行走,她并没有为阳光的多少而欢喜悲愁。季节也永远不会在乎人们的眼光,她总是固执地按着自己的脚步,在走着自己该走的路,风雨飘摇,阳光明媚,都无法撼动季节不变的方向。
       什么时候,我们能学会不为春喜,不为秋悲,什么时候我们能学会快乐的面对所有的日子,不为坎坷和困难而动摇我们前行的脚步。那么我们便可以以一颗平静的心,聆听到每一个季节花开的声音。
       站在山崖边,我静静的倾听着。听,有时候不需要说话,不需要语言,默默中一种融入与理解,也是最真实的倾听。我们习惯了用词汇和语言沟通,却没有习惯在静默中用心去体会。其实,自然和季节始终在和我们对话,只是我们没有用心去聆听。
       这个清晨,站在阳光里,我听见了秋的声音。
[ 打印 | 关闭 ]